专业 资深 尽责 – 在上海打刑事官司找邢环中律师 【 咨询热线:13918930001】

忘记密码

按法律和良心为当事人服务
愿上帝赐福所有人,能免于诉讼的纷扰,或和平地解决纠纷,或选到合适的律师!

[薄熙来案]外国人眼中的薄熙来案审判: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何家弘]

2013-09-21 20:58 上海律师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2013年9月7日至15日,我到英国伦敦参加了反腐败国际研讨会。研讨会由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的反腐败研究中心和透明国际英国分会及英国著名的克利福德·昌斯律师事务所联合举办,主题是“腐败与反腐败:挑战与展望”。与会者大约150人,主要是英国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

2013年9月7日至15日,我到英国伦敦参加了反腐败国际研讨会。研讨会由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的反腐败研究中心和透明国际英国分会及英国著名的克利福德·昌斯律师事务所联合举办,主题是“腐败与反腐败:挑战与展望”。与会者大约150人,主要是英国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法律实务人员、公司企业高管和新闻媒体记者,以及来自美国、俄罗斯、挪威、孟加拉等国的学者和来自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和透明国际等组织的专家。我是应邀参会的唯一中国专家,被安排在大会上做主题发言。

9月9日的大会一共安排了9位主题发言人,包括美国的迈考尔·乔森教授和布鲁斯·彼恩教授、透明国际英国分会的执行主任罗伯特·巴灵顿、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专家迪米特里·维拉塞斯、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反腐败研究中心主任丹·哈夫教授和大伦敦警察厅前厅长艾恩·布莱尔爵士等。我的主题发言题目是“中国的腐败与反腐败”,原定给我的时间是30分钟,但是因为与会者对我的发言很感兴趣,所以主持人很宽容地没有打断我,让我一直讲了约50分钟。发言后,因时间所限,主持人只允许两轮现场提问,而参会者给我提出的两个问题都与薄熙来案的审判有关。

第一位提问者说,薄熙来案的审判影响很大,在英国也引起广泛的关注,很多媒体都作了报道。但是有人说,薄案的审判就是演戏,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被告人配合得也很好。他问我对此有何评论。我回答说,薄熙来案的审判确实有一点“走过场”,但这并非该案特有的问题。中国的刑事诉讼具有“以侦查为中心”的传统,在侦查、起诉、审判三个环节中,侦查是最关键的。证据是不是充分,被告人是不是有罪,一般是在侦查这个环节就确定了,后面的审判没有太大的实质意义,特别是在这种重大的刑事案件中。因此,中国刑事审判的有罪判决率是非常高的。假如薄熙来被判无罪,那一定会让我大吃一惊。不过,我不同意这次法庭审判就是“演戏”的说法。这次审判的公开程度在中国是前所未有的,法官让控辩双方进行充分的举证和质证,特别是给被告人充分的时间进行提问和说明,这比我预想的要好多了。我原来预测这次庭审大概就用2天的时间,实际上却进行了5天。我估计决策者原来也没有想到庭审会用这么长时间。薄案的审判是星期四开始的,按常理应该在星期五就结束了。法院没有必要在周末进行审判嘛!如果是“演戏”,那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第二位提问者说,薄熙来案的审判好像主要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不是反腐败的结果。它对中国的反腐败能有多大意义?我回答说,我是法学教授,不懂政治,不能从政治的角度评论这次审判,只能从法律的角度评论。薄熙来被指控的三项罪名是贪污、受贿、滥用职权,这都与腐败有关。这次审判肯定对腐败有一定的警示作用,但是我们也不能过高评价它的作用,因为这毕竟只是腐败的个案。反腐败主要还应该靠制度,要修补我们现行制度中存在的漏洞。

在休息期间,不少人与我交谈,说我的发言很有意思,印象深刻,又提了许多具体的问题。交谈者中也有记者。BBC的一位女记者希望我能到演播室去接受采访。我说自己不想再谈薄熙来案的审判。她说可以谈别的问题。因为我那几天的行程安排得较满,后来商定用周五上午的观光时间。自由撰稿记者尼古拉斯·科恩说他是专程赶来听我演讲的,因为他正在写一篇关于中国反腐败问题的文章,希望能约个时间单独谈一谈。我无法另外安排时间,只好借用下一节研讨的时间与他在休息大厅里交谈了半个小时。我主要介绍了中国这些年反腐败的情况。他也问到薄熙来案的审判,还提了一个细节问题:根据以往的报道,薄熙来应该是身材高大的人,但是看这次审判的照片,站在两个法警中间的薄熙来好像身材很矮小。这是特意安排的吗?我说自己没有注意这个问题,但是山东人的身材确实比较高大,而薄熙来只是在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中身材比较高而已。研讨会结束后,我应曾经到人民大学访问讲学的萨塞克斯大学政治法律社会学院院长斯蒂芬·舒特教授的邀请去共进晚餐,同去的还有乔森教授和哈夫教授。

第二天上午,我在哈夫教授的陪同下,从伦敦坐火车来到海滨城市布莱顿,访问了萨塞克斯大学。我参观了校园,并与副校长迈考尔·法尔辛、外办主任马科斯·威廉姆斯、政治系主任保罗·塔戈尔特进行了会谈。那一天,我也与哈夫教授谈论了薄熙来案的审判。他说,薄熙来是中国政治家中非常特别的一个。中国的政治家一般都比较低调,但是薄熙来很高调,而且喜欢用运动为自己造势,好像西方政治家的竞选活动。他在法庭上也很高调,不过他没有谈到自己的政治主张,也没有谈及他人的腐败问题,这大概是之前有协议的。这次审判的透明度很高,但是庭审记录的公开好像并不是即时的,特别是第二天的上午,拖延了很久。这就让人猜疑庭审记录是不是全部的,是不是完全真实的。我说,我不知道审判之前有没有协议,但是薄熙来没有在法庭上讲述他的政治主张也没有揭发他人的腐败问题,这是比较明智的,因为法官肯定会阻止他讲那些问题,而且法官有正当理由——与本案无关。至于庭审笔录问题,我确实不敢说公布的笔录没有经过任何编辑,但是从公布的内容来看,基本上还是比较自然合理的,因此应该推断是比较真实的。

夕阳西下,我们来到布赖顿市中心,穿过狭窄的老街,来到沙砾的海滩。哈夫教授想请我在海边吃晚饭。我说时间太早,而且你也该回家了。他要送我回伦敦。我说不用了,自己可以找回酒店。于是,我坐上了开往伦敦的火车。看着车窗外落日的余晖,我的思绪已经转移到第二天就要见面的艾茉莉·琼斯身上。她是我此次英国之行最想见到的人。可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