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 资深 尽责 – 在上海打刑事官司找邢环中律师 【 咨询热线:13918930001】

忘记密码

按法律和良心为当事人服务
愿上帝赐福所有人,能免于诉讼的纷扰,或和平地解决纠纷,或选到合适的律师!

上海最大规模打击古玩诈骗刑拘370余人 揭秘古玩收购骗局

2016-03-26 13:46 上海律师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图说:古玩收购暗藏骗局。网络图   没有一笔成交,却可财源滚滚;不是扑朔迷离的“古董局中局”,却引成千上万人入彀。昨天,上海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了上海最大规模的古玩诈骗打击行动始末。 据警方介绍,今年以来,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联合本市多个公安分局联合发...

图说:古玩收购暗藏骗局。网络图

  没有一笔成交,却可财源滚滚;不是扑朔迷离的“古董局中局”,却引成千上万人入彀。昨天,上海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了上海最大规模的古玩诈骗打击行动始末。

据警方介绍,今年以来,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联合本市多个公安分局联合发起“打击整治文玩艺术品流通流域合同诈骗专项行动”。在3月17日的集中抓捕现场,警方捣毁26个团伙开设的35处犯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450名,其中刑拘370余名,取保候审70余名,涉案金额超过5000万元。

警方在会上解密的上海古玩市场收购骗局,看似简单却十分高效,以至于犯罪团伙如细胞般不断分裂,增生,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从业者”入局。原因何在?只因骗子抓住了人性的弱点:贪婪。

走眼的“鉴定专家”

陈先生是安徽人,家中有一枚祖传的“大龙”银币,有人说挺值钱,也有人说没人要,他也一直心里没底。虽然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能高价卖掉发笔横财,但却苦无好的销售渠道。近几年,他发现网上做古董展示、拍卖、中介生意的公司越来越多,又动了把这个“传家之宝”卖个好价钱的心思。

去年底,陈先生从网络搜索引擎置顶的链接中找到了一家名为“国尊”的艺术品拍卖公司,决定试试运气。没想到客服“挺有眼光”,一看照片就告诉他很可能是真品,价值起码两三百万。但是要细辨真伪,必须看到实物。于是陈先生带着银币也带着希望,兴冲冲来到上海。

按图索骥,颇为气派的公司打消了陈先生疑虑,而“鉴定专家”“掌眼”后的判断更让他喜出望外:是真品,可以拍到300万以上。陈先生心里盘算起来:也不用那么多,卖个150万赶快脱手。

于是,陈先生提出将这枚银币委托“国尊”代售,“专家”告诉他,有买家,但真的要卖,必须经过严格鉴定,同时向他推荐了一家名为“古琦”的鉴定公司。

交了近万元鉴定费后,鉴定结果却给了陈先生当头一棒:之前的“鉴定专家”走眼了,这枚“大龙”含银量达不到标准,是假货,之前联系的买家不同意交易,而此前签订的合同也已写明:无法成交,鉴定费不退。大受打击的陈先生只能郁闷地回了老家。不甘心的他又在网上检索相关资料,却在偶然中发现和他同样经历的人竟然有一大群!

泛滥的“拍卖公司”

去年岁末,上海虹口警方开始不断接到报案,统计下来,受害人竟超过1000人,涉案金额1700余万元。报案人的故事和陈先生的经历基本如出一辙。这家名为“国尊”的艺术品拍卖公司,开始进入警方视线。

经过前期侦查,虹口警方很快摸清了这家骗子公司的作案手法:利用藏家想卖高价、甚至是捡漏的心理,骗取受害人古玩鉴定费、拍卖服务费等,随后以鉴定结果达不到标准为由,使交易无法成交,而事先写好的合同上已经标明:鉴定费、服务费不退,事实上,拍卖公司和鉴定公司往往是相互勾结,有的甚至是同一个老板。

“国尊”不是第一家这么干的,也不会是最后一家。静安警方、徐汇警方都先后接到类似报案,被害人少则数十人,多则上百人。据经侦总队副总队长李伟军介绍,随着去年底以来上海各公安机关连续收到信访、举报,警方综合判断,本市文玩艺术品流通领域的确存在经济犯罪嫌疑,而且手段、影响极其隐蔽、恶劣。

为此,上海经侦警方决定,从今年1月起在全市范围开展严厉打击整治文玩艺术品流通领域合同诈骗犯罪专项行动,旨在全链条彻底摧毁这一诈骗产业链。为了精确打击,警方通过对全市近百家文玩艺术品流通服务类企业开展全面排查,结合110报警、工商举报等相关信息,在全市共梳理出20多个犯罪手法恶劣、作案规模较大的诈骗犯罪平台,通过对这些信息深度整合,又先后成功发现了上海厚宝、君御公司等十余个类似团伙。

分裂的“犯罪细胞”

此类古玩骗局的诈骗手法说穿了并不复杂,但却相当隐蔽,如果不是掌握了整个市场的情况,仅从鉴定、展览、拍卖等单个行为来看,实施犯罪的每一步都看似没什么问题,即使打民事官司,也很难胜诉。

据李伟军介绍,此类犯罪团伙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他们通过设立藏品流通中介企业及境外机构,勾结不法检测机构,聘用社会闲散人员假扮藏品买家、鉴定师和评估师等,假借提供藏品鉴定、检测、评估、展览和拍卖服务名义,骗取受害群众鉴定费、检测费、展览费和拍卖费等各种服务费用。更甚的是有部分犯罪团伙采取暴力、恐吓等手段,拒不退还受害群众被骗资金。案件性质十分恶劣。

这类公司起初在上海并不算多,但因为钱很好赚,有的人到了单位几个月后,发现大有可为,就辞职出去单干,加上开设一个公司的成本很低,从工商注册到正式开张可能只要2个月左右的时间,于是就像“细胞分裂”一般,一分二、二分四,越来越多的骗子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专业的“群众演员”

此类公司喜欢挑选上海各个重点商圈、繁华区域租用高端写字楼为办公场地,造成公司实力强的假象,以此迷惑被害人。一看到收藏人拿着藏品上门,他们第一步要问的,就是对方是哪里人,因为飞机票等高额成本很容易为被害人制造障碍,避免被害人经常来往上海现场参与展示与拍卖,被骗了也只能郁郁离去。

很多时候,他们还会聘请专业的群众演员作为“买家”。骗子公司在演戏前,还会对这些群演进行简单培训,教授话术,如何环环相扣骗取被害人信任,进而收取各种费用。在抓获的群演中,包括外国留学生,甚至还有一位外国退休的飞行员,他们大多只是打份零工,每天收费在600元左右。

有时骗子公司还会不惜成本地布置场地拍摄一场大戏,让一些付出高额拍卖服务费的被害人相信他们已经为其开展展示和拍卖服务,只是最终没有成交。而这些视频也被他们放在网站上,作为进一步吸引被害人的工具。

虚设的准入门槛

经过长期的排摸工作后,警方掌握了大量犯罪证据。在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和市、区两级工商部门的配合下,3月17日,市公安局局经侦总队会同全市15家公安分局,开展集中收网打击行动。

此案是上海迄今最大规模古玩诈骗犯罪集中打击行动。警方表示,通过大兵团、多警种合成作战,不仅打出了声势与成效,还避免了因个案零散打击造成打草惊蛇,影响对同行业其他犯罪团伙的彻底打击,实现了对整个行业的集中整治和有力震慑。

尽管如此,因为此类犯罪成本高、消耗大,被害人被骗走的金钱大多已经被犯罪团伙挥霍一空,真正能够挽回的损失并不多。负责此案的市经侦总队四支队副支队长徐勤告诉记者,这次打击行动,也给古玩鉴定市场的监管敲响了警钟。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古玩是一个特殊的行当,很多时候藏品的价格极不确定,而法律对于古玩鉴定也处于空白。可以说,这种鉴定基本没有准入门槛,有时只需要买一台鉴定仪装装样子,就可以轻而易举收取一笔鉴定费,而这样的服务费在行业内也是众口不一,缺少标准。

“说的透彻点,很多被害人对自己的藏品价值是心里有底的,但他们宁愿相信骗子随口报出的高价,其实也是存了‘捡漏’的心理,可以说是小骗和大骗之间的博弈。而正是这种贪念的存在,使他们很容易就落入骗子的局中。”

对话犯罪嫌疑人:事先收取费用的,都是诈骗公司

昨天,在上海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上海“国尊”国际展览展示公司的负责人卢某和他手下的业务员王某,他们向记者具体讲述了行骗的技巧。

据卢某介绍,他的手下除了“国尊”还有4家公司,分别从事境内展览、境外展览拍卖等业务。卢某坦言,他明知收来的所谓藏品都是不值钱的工艺品,以为其办展览为名,收取相关费用。“我明知藏品是永远都卖不出去的,其实都是一场戏。”

而据卢某的下手王某介绍,她主要负责新加坡的展览和拍卖戏码。“我们会在新加坡的报纸上刊登展览和拍卖会的广告,这么作不是为了吸引观众,而是作为资料给被害人看,以获取其信任。”

王某说,她在新加坡租赁了高档地段的展厅办展览和拍卖会,为了显示出展览非常热闹,还特地在当地雇佣了群众演员,让他们在展厅里走来走去,部分演员会被安排参加拍卖会的举牌。“我们会事先告诉演员哪些可以举牌哪些不能举牌。”王某说,所有被害人的藏品都不会有人参与拍卖,最后以流拍为名向被害人解释,“但我们就完成了合同约定的行为。”

卢某提醒收藏者,其实,在大陆,并没有对民间开放的文物检测结构,大部分展览公司推荐的检测机构几乎都是不具备检测文物的资质和设备的,而正规的拍卖公司并不会在事先收取委托人的任何费用,“可以说,事先收取费用的,都是诈骗公司。”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